布想君

《英/国先生变成了小精灵???》

可能ooc

国设米英,会有好茶闺密

此文总共有四个人出没,分别是米英夫夫,无比心酸的王耀和依旧在被妹妹逼婚的伊万。
―――――――――――――――――――――――― 
          他们相遇是在一个明媚的午后,阳光软绵绵【?】的洒在人身上,贪婪这份温暖的阿尔弗雷德站在拥有落地窗的自家阳台上,暖暖的阳光使人不由得感到温暖,自然也引发了在这份温暖中缓缓睡前的欲望。

          “哇啊啊啊啊啊啊!”
          “诶诶诶诶欸!”
         
          “嘶――好痛,等等,你谁啊!”阿尔不爽的用手拎起面前小小软软的孩子,感觉就好像自己与到了什么拇指姑娘一样。

          “我,我叫,我叫奥利弗!”阿尔面前的‘小包子’喊到。

          “奥利奥???喂,你是来捣乱的嘛!”

          “你才捣乱呢!我,我是来帮助你的!给我看好啦!”随后奥利弗给他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小翅膀,也让阿尔相信了面前的非人类。

          现在阿尔弗雷德确定这不是拇指姑娘,这就是个毫无伤害的小精灵。
         

          ……

          王耀目前很蒙逼,因为他的(闺密)茶友忽然就
不见了人影,明明说话一起来喝茶的,却迟迟等不到人,反倒是看见了那个令人恐惧北极熊。

          “亚瑟柯克兰……你在哪……”王耀身心俱疲的看着对面的北极熊,心里控诉着这个无良的茶友,而后又默默看着面前的死对头【?】。

          王耀现在,只想对亚瑟说一句话“非人哉!(mmp)”然而对面的伊万吃着糕点可欢了,毕竟刚躲过妹妹的追杀(求婚)就有蛋糕吃,反正肯定是高兴的。

          “诶嘿~★中/国你怎么了吗?^L^?”

          “没事……你继续吃吧俄/罗/斯。”王耀表示他很害怕面前这个可怕的国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比如去跳飞机什么的。毕竟是恐怖的战斗民族。

          ……

 
        “所以说你是来干嘛的?”阿尔用手捏这面前这个和包子一样大小的精灵问道。

         “我说过是来帮助你的啦,笨蛋。你们美/国人都这样没有礼貌对别人肆意妄为吗!住手啊!”很明显,小精灵不开心了。

         “啊……抱歉抱歉……”阿尔干笑着对面前的妖精表示抱歉。“你真像一个我认识的人,他也有这种绿色的眼睛……奥利弗你别生气啊……”

          小精灵别闹的别过脸“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吗?”

          阿尔没怎么多想,笑了笑,用大手揉了揉面前这个小精灵的头发,也如是回答了他“恩,很重要哦,那是(我)最重要的人。”蓝色的眼睛在提到那个人的时候,充满了温柔和……自责。

         “阿尔弗雷德,你在自责什么?”小精灵看着他,淡淡的道了一句。
 
        “欸?”

          (你在自责什么?你有什么好自责的呢?当初你从我这里独立了,现在你有什么事要自责?我吗?我不需要你那廉价的同情……)妖精英/国看着这个自责的邻家大男孩,可谓又气又心酸。

          “奥利弗……你应该不知道吧……啊,不对!下面这些事可是国家机密哦!我就讲给你听吧!看在你刚刚帮我看资料的份上,就算是你的同伴也不能和他们说哦!”
      
          又来了,这讨厌的美式强调。自称奥利弗的亚瑟小精灵现在恨不得冲上去矫正阿尔弗雷德的美式口音,但随后他又放弃了,先不说自己那么小,万一暴露就不好了。自己这样子也是自作孽不可活,魔法失败了自己就算哭着也要扛着。反正这只是一个有时间限制的小魔法。

          “我啊,从小就很喜欢一个人了,他叫亚瑟哦。和你一样有绿色的眼睛,还有一对巨粗无比的眉毛。”
  
          很好,阿尔弗雷德你以后给我等着。某位无良的妖精这样想到。

          “嘛……总之,因为许许多多的事啊,人民的不满啊,我就从他那边独立了,明明本来就不是亲兄弟,却还是在我独立的时间教会了我很多事,连单挑的时候都会讽刺我的握刀姿势……真是……有够蠢的吧……我啊,到现在都很困扰,他现在也不理我,我真的很希望他可以……和我和好。我是真心的,喜欢他啊,他却经常避开我,有时候冷漠的看着我,就好像我做的什么都是错的,总是若无其事的避开别人对他的关心……”

          小精灵看着喋喋不休的大男孩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这也是他第一次坐下了听阿尔讲话,虽然他不知道他面前的小精灵就是他故事里的英/国(亚瑟)就是了。
          他有点……束手无策了。注意到少年脸上的暖意,小精灵也慢慢跟着少年笑起来。

           ……

          “阿尔弗雷德,我想……那个人应该能……感受到的吧。(毕竟,我,发自内心的,没怪过你)他绝对会感受到你的心情的(你个笨蛋也从没好好听我说过话啊)。再见啦!(那么我就要回去了,反正魔法时效要到了)”

          小精灵拍打着翅膀飞出了窗,朝着自家飞去。

          “等等……奥利弗,谢谢你,听我说这些事。”

           “没事……有缘在见吧。(再也不要这样尴尬的撞见了啊!)”无良的小精灵装着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了。

          "走的还真快呢……亚蒂……"阿尔弗雷德想道,不过刚刚自己说的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就算亚蒂不知道自己已经看出了他,但和他讲还是……好羞耻啊啊啊啊啊!不行我要冷静,I'am a  hero!

          ……

          数日。

          “亚……英/国?”阿尔看着出现在自己门前的人,吓的他眼镜都要掉了。

           “怎么?不欢迎啊?”“怎么会怎么会……哈哈……”某傲娇又不怎么开心了。“这次,不是来谈事的……叫我柯克兰就好了。”“好的……亚,亚蒂。”

         
           ……

          数日的数日。
 
          黑塔报:“震惊!英.美关系开始由恶转好!到底是人心的支持还是政治家的阴谋?答案就在黑塔报第10版!”

          亚瑟无奈的放下了报纸,英.美转好能有什么阴谋,不过就是国家之间的利益罢了。

          不过,亚瑟柯克兰与阿尔弗雷德之间,没有利益。柯克兰先生默默泯了口茶,脸上好像带这淡淡的微笑。看到他心情愉快的妖精们自然也很愉快。

          “亚蒂!你看!”“等等!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个笨蛋给我站住!”“亚蒂对不起!”

          “英/国先生现在很有精神呢!”“对呀对呀。这也得益于美/国先生吧。”“真是太好了英/国。”今天的妖精们也很担心柯克兰先生,并为他感到开心。他们才不会说亚蒂魔法失误是他们干的呢。
――――――――――――――――――――――――
          啊……啊啊啊啊!终于把自己这个脑洞写出来了!想想小精灵的亚蒂无意听到阿尔的心声,后来两个人的关系慢慢转好也不错呢。

《暗恋一个人是什么感受呢?》

        第二弹!不过是个脑洞我竟然给他在这个基础上又写了个!OMG!文风粗糙,ooc严重……双向暗恋的米英
――――――――――――――――――――――――
            亚瑟独自坐在靠着沙发的地板上,左手手里撺着一把蓝色的剪刀。从剪刀被握住的刃部位,血慢慢流向最底部,从两把刀锋的合口处地下来。“阿尔……弗雷德……”是谁把玫瑰染上的蓝色呢……
          亚瑟柯克兰的内心,现在,正在滴血着。虽然几小时前,他的心情还很舒畅。

          “啊……诶,亚瑟,等等,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女朋友哦,她叫‘miya’很可爱吧!”阿尔弗雷德叫住了走廊上背对着他的亚瑟。当亚瑟转身的时候,他还是被亚瑟祖母绿的眼睛勾住,但是,他不能越过边界,虽然他确实喜欢亚瑟。
          “啊,阿尔……弗雷德?”亚瑟愣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身边,站在一个女孩子,一个甜美的女孩。一身青春横溢的服饰,无一不凸现了女生美国甜心的性格。〔等等……阿尔说什么?女……朋友……〕亚瑟的心情瞬间低至零下,可是,就算这样,他也不能露出不绅士的仪表,这不符合他英国人骨子里的绅士风度。艰难的扯扯嘴角,露出一个难堪的微笑。即使现在他很想泪流满面……“啊……那真是祝贺啊……不过你特意过来我这炫耀也没用啊,还有事,我先走了。”
          即使必须得表现的从容不迫,必须不能跑开,不能流泪。亚瑟强压着这份如同掉入窟底的心情,迈着大步伐,用手中抱着的文件勉强遮住了纵泪的脸走了。恋情就像一个深渊,曾有那么一个人说过“当年窥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窥视着你。”
          亚瑟·柯克兰就是个掉入深渊的笨蛋,每错,他恋爱了,不过顶多算暗恋。他喜欢上了,自认为最讨厌,最ky,最蠢烦的笨蛋(阿尔)弗雷德。现在 他去自己面前介绍他的女朋友……真是……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亚瑟怎么了,看着他快速的离开,心中翻腾着一阵诡异,他甚至很想帮他搬文件,很想从他背后抱住他,很想把他环在自己怀里不让他忙碌。没错,他喜欢亚瑟·柯克兰,就算亚瑟有着别闹的性格,粗粗的眉毛,不良的暴力,微微的工口,疏离人的态度……他也喜欢着亚瑟·柯克兰。
          他觉得亚瑟反映蛮大的,亚瑟走时的步伐,就像王耀他看的一个电视剧里吃男友粗,愤愤离开的小女生。可亚瑟是男生……他只是介绍了亲戚家的女孩啊,而且女孩和他一起玩游戏也玩的蛮好的。不过就介绍了个女(性)朋友而已啊……
――――――――――――――――――――――――
感谢观看,这个小短……可能考试完会写下去吧……大概……

好尴尬呀,不怎么会画图,用手机画的……(如果看到这句话那么证明你……对米英爱的深沉)

《那一夜,我爬上你的床》

          那一夜,阿尔弗雷德三更半夜从背后抱住了自己同床共枕(多年夫夫)的亚瑟(小媳妇),亚瑟顿时醒来,发着困意和不明觉厉的转身,看向了阿尔弗雷德那张欠扁的脸。
          “不睡觉干嘛你……你是笨蛋吗……”埋怨的抱怨了几句后,亚瑟不满的揉揉眼睛,在阿尔弗雷德怀里打盹。
          “亚蒂……我想你看看……我……”阿尔刻意压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听到这,亚瑟红透了脸,有点羞耻,便有些莫名怒气(傲娇)。“到底怎么啦!”
          “亚蒂你看!hero新卖的夜光手表!”阿尔弗雷德孩子气的声音加上欠扁的脸。成功让亚瑟给了他个板栗子。“MDZZ,我睡觉了!”亚瑟转过身掩埋自己羞红的脸,又不禁感叹阿尔弗雷德(自己攻)的ky程度。也就是说,亚瑟还是希望阿尔对他做点什么的(yooo)
          阿尔呢?他自己一个人看着背过身去的亚瑟,揉了揉自己被揍的地方,看着莫名其妙的亚瑟,陷入了沉思……〔hero刚刚那里做的不好了……为什么突然亚蒂就生气了啊,我有做什么吗……〕
          如果亚瑟听到这番话,他一定会发怒到“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啊!你个baka!”
――――――――――――――――――――――――
这是在下的真实案例……那时候也是蛮怕的,毕竟突然舍友就从上铺来下铺抱住我,真是有够害怕的了。当然ta真的给我看了夜光手表……〔内心:mdzz〕

《暗恋一个人是什么感受呢?》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米英的双向暗恋。(短小)
――――――――――――――――――――――――
        “Tick tack tick tack”口袋里的怀表发出清脆的响声。就算现在已经是科技发达的时代,就算现在有了电子表,就算现在手机也可以看时间。亚瑟·柯克兰也并不想抛弃这块怀表。带着锈金色的怀表上,甚至有着一些划痕了,但表面还是被保养的很好,长长的金色链子连着怀表,在拿出怀表的一瞬间,从主人手中垂下。这种复古感让亚瑟异常着迷。
          也快上课了,赶忙收起怀表,亚瑟走进自己所属于的班级,走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慢慢拿出教材和习题册,自己看着题目思索了一会,却集中不了注意力。强硬的要求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可目光,还是不免放到了窗外,正在球场上奋战的少年身上。
          蔚蓝色的眸子,金灿的头发,身后的13号球服,挥洒的汗水。这样的少年,必定会是讨人喜欢的少年,光是看球场边围着的女生就知道了。
          亚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自己的目光,一直放在了那个人身上。听说,他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这个名字还是让他不禁想到了历史上那位名人:阿尔弗雷德大帝。
          “柯克兰!亚瑟·柯克兰!回神了!”
          “哇啊!”听到耳边的声音,亚瑟震了一下。同桌看着一直走神的亚瑟,不禁不耐烦的叫到“你在看什么呢?如果不舒服要讲出来啊!”“啊……抱歉抱歉……”忽然意识到自己不绅士的动作,亚瑟有些不自然的别回头,虽然一直培养出来的绅士礼仪不让他别过头,但他只能这样来化解自己的一丝尴尬。僵硬的扯扯嘴角,做出一个善意而表示歉意的微笑。“真是抱歉了啊……”“没事的,看你那么走神……莫非……有心上人了?”“……”“阿拉?我说中了?是谁啊谁啊?”亚瑟没有再理会同桌的,反而站起来,看了一眼乱哄哄的教室,拿起作业,慢步走到讲台上,忽然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不要讲话了!现在是自习课时间!”
          “诶……”“好吧好吧……”“我还没说完呢……”“果然班长还是如此无情啊……”一片抱怨声不停从讲台下的人群中传来,但也只是抱怨了几秒,随后还是化作一个安静的空间。亚瑟也自然以管理纪律为由,坐在讲台一侧、靠窗的空课桌上写作业。然而目光却又看向了那个球场,少年还在奋战着,忽然一个冲刺、跳起,成功而完美的扣下篮。周围的女生看到这一幕又不禁大声尖叫起来。“真好呢……叫阿尔弗雷德吗……”亚瑟自顾自的小声喃喃自语到,慢慢越念叨越没声了,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曼妙的微笑。
          “啊,习题习题。”发现自己又走神的亚瑟,匆匆收回目光,开始集中注意力做习题。只是赶忙把注意力放回习题册的亚瑟不知道,窗外的那拥有蔚蓝眼睛,金色头发,戴着眼镜的少年在球场上回过头来,看向亚瑟所处的二楼,看到坐的离窗近的亚瑟的身影,不禁笑起来。“亚瑟……”少年,不,阿尔弗雷德如时说道。“真是别扭的人呐,明明一直在看这边,嘛,算了。英雄可不会和人计较哦!好吧,那么现在开始专心比赛!”
          忽然亚瑟的目光又投到阿尔弗雷德身上“啊嘞嘞?”两个人目光相交,彼此远望着,双方都没有主动移开目光。直到――两个大男孩都被对方盯着害羞了,被自己的队友(同学)催了,才匆匆收会目光。〔搞什么啊……〕两个人的心里同时想到,在脸上装出的镇定自然,还是被微扬起的嘴角,稍红的脸,眼中的笑意给出卖。
――――――――――――――――――――――――
end.
第一次写这种文啦,小学生文笔什么的还请原谅啊hhh
莫名就来的脑洞,不知不觉就写了下来,果然在下还是写不下来米英他们的温馨美好呀,他们实在太美好了,在下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写了……(够了,别在废话了)

《mad hattrr》

国设   cp:米英   感谢观看(PS:在下不怎么会讲话,只能这样了……祝米娜桑粽子节快乐)
――――――――――――――――――――――――
      初次与他见面,是在一片草原上,我那时还好小,看着他失落的背影,忍不住就和他走了。毕竟hero我当时还小,但这件是也决定了我的一生。
      说真的。英吉利啾他的眼睛,是最让我沦陷的,绿油油的,洗净铅华的深林,一片清幽,我在那林间迷失了方向,知道一双温暖的手拉着我走出森林,我就这样被迷迷糊糊带回了英/国的家。不过英/国他的怀抱虽然不是最结实的,却最温暖……最能让我安心的。
      通过David、通过英/国他以前送给我的蓝铃花,我清楚认识的一件事。我和周围的大家不一样,我不算是人类,我只能看着、任由周围的人出生,死去。我可以清清楚楚看着他们过完他们别致的人生。我那一刻,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国家意识体。
      知道英/国也是意识体,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舒心,真是太奇怪了。
      今天的英/国有点可怕……一身海盗的服饰……身上隐藏了好重的痞气……嘛,虽然还是和平常一样对我,可是我总感觉怪怪的……是那里出了问题呢……
      我发现了,除了英/国授与我的别的知识,我认识到了不同的世界,我只是英/国他的殖民地,我不甘心,这样下去我会消失的,而且每当他喊着我的名字时,我都很不舒服,他都是以一个哥哥的口气叫我……诶……不以哥哥的口气……那我要英/国他怎么叫我……我越来越奇怪了。我感到我与英/国就像爱丽丝和疯帽子,我对着爱丽丝,有种……说不出口的情感。我感觉我可能要做对不起他的事了。简直太疯狂了,我有点不敢面对他了。
      我……今天早上起床,下面的小兄弟居然……居然……立起来了!怎么回事!我有点害怕,所以没有告诉英国。我悄悄洗了内裤,把上面的不明液体洗掉,可是看着英/国莫名其妙的眼神,我感到不舒服。那眼神里居然有着欣慰!就好像我是他儿子!!真是太气人了。不过这些东西是不是因为我梦到……梦到英/国在我下面……被我压着呢……
      在这样下去,我会消失的,那样我将无法与英/国并肩。我去问了加/拿/大,加/拿/大他居然不想独立出去,难道要做英/国一辈子的弟弟吗!我才不要!我想让英/国他……他把我当做恋人啊!
      我独立了,我成功独立了。可是看着英国的样子,我的心上好像在划着血。我真的做对了吗……我只是不想让他在把我当弟弟了,我爱他啊。为什么他就发现不了……
      我和英/国和好啦!真是太棒了!
      我们!我们!在一起了!英/国答应了!太好了!我爱他,从独立前就爱着他。现在,我成了大国,也有资格爱他了。我可能疯了,不过,我终于抓住了我的爱丽丝,我终于能请他一同坐下,我鼓气勇气向他告白……――――――――――――――――――――――――
      ……为什么啦!英/国他老是不开心,我那里孩子气了!我可是hero啊!那里幼稚了!哼!蓝露露怎么了!那么好吃的东西起码比(英/国做的)司康饼好吃!反正除了我,也没有人要他那个大叔了,我这么就爱上这么可爱的一个大叔了……不过我爱的心甘情愿。
      (在下的小学生文笔还请原谅吧……)

     

《Ocean eyes 》

此章国设,谢谢。(因为我不怎么会说话,不怎么表达……凑合看吧)
――――――――――――――――――――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像个小天使一样,笑着,闹着,异常的可爱。他那蔚蓝的眼睛,就像一碧如洗的天空,又像平静的海平面,那是我所渴求的安宁。而我的身边,还有这愚蠢的法/国佬和他愚蠢的一支小队。我们两个,为了这个孩子不停的争吵者,都想要得到这个孩子的扶养权,但不过是想得到一块殖民地增加统治罢了。
      那个孩子,也不知道怎么选择的我,但我真的很开心,这么多年,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被别人依赖的感觉,甚至有了一种可笑的归属感。这孩子应该能陪着我,他不是人类,而是……国家……我有点不敢想象了。如果这孩子离开了我……我又改怎么办呢?
       哎呀呀,他还真的长大了啊,大早上起来洗内裤什么的……果然要进入青春期了啊,还担心的看着我,害怕我骂他吗?哈哈。
      他慢慢长大了,越来越聪明、成熟、活泼了。我和他,距离慢慢开始疏远了,我不知道是我那里犯了错。但是加/拿/大却不想离开我,他明明是国家,总用一天会离开我自己独立,他们都是一样的。明明做好了准备,但是我想想还是会心痛。
      该死,我忘了换那身航海服了。他用着害怕的目光看我,真是不舒服。不过最近他看我的眼神,怎么感觉越来越奇怪了,有时还躲着我。
      美/国……他独立了。好奇怪,明明事实摆在了眼前,我还是不愿意去相信,明明早就料到这一天,心还是任不住抽搐起来。其实……我知道他对我的感情,但我一直不愿意承认……
      我承认了他独立的事实,但是每当7月份,当他独立的那天接近是,我的身体就越来越差劲了,这就是独立后遗症吧。
      我终于也逼着加/拿/大独立了,现在又是我自己一个人了。法/国那家伙找过我,但是我完全不想理他。
      我们慢慢和好了。但是不如从前那般了。
      这份情谊,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扭曲的呢……痛苦、无奈、渴望、罪恶……成了我心底的盛宴与深渊。其实他对我的感情,我早知道了不是吗?我害怕,极度的害怕,我不知道我对他怎么想的。我开始有点躲着他了。
      我们两个居然和好了,这连我们自己都不敢相信,看着他的眼睛,我好像看到了波涛汹涌的爱意……我害怕、恐惧、担心、焦虑……我怕他不爱我,对我只是玩玩,只是为了英/美两国合作发展而已……
      我爱他,千真万确。但是我不敢承认,我知道他爱我,但,我不知道怎么回馈他的爱。
      我们相爱了,这出乎每个人的意料,看着他的神情,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蔚蓝包裹了我,我付出了真心。
……………………………………………………
      美/国那家伙真是的!我才不傲娇啊!真是太讨厌了,谁要在下午茶约会时去蓝露露工作厂啊,太ky了!我怎么喜欢上这种人啦!baka!baka!不过……这样下去,也不错吧。
     (果然在下的ooc越来越严重了吗……)

【米英】关于脑洞(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恋爱]
        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他亚瑟柯克兰不知道,而此刻,他却觉得自己恋爱了。
      哦,他爱上了自己的红茶……旁边一脸ky的蠢ky。

[喜欢]
      “亚蒂亚蒂!你猜hero喜欢什么!?”阿尔一把从亚瑟身后抱住他,从背后看着他的爱人微微发红的耳朵,不禁笑了笑。他们在以前真么久,亚瑟却还是很敏感这一方面的接触,是敏感还是害羞,渐渐地也忘却了,只觉得可爱罢了。
      “我怎么知道啊baka!放开啦!”身前的男子涨红着脸发怒道。
      阿尔笑而不语,看着自家爱人可爱的样子,把爱人转了过来,盯着他如刚下雨洗涤过的森林般的眼睛,一切都是那么清新。阿尔想: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也不过如此吧,都爱上他了,谁还想在去关注别人呢?那样值得吗?不值,他阿尔弗雷德才不干那种蠢事。
      “亚蒂,我喜欢森林哦……”
      “那又怎样啦!?”
      “应为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森林哦――我爱你。”
      不用说任何情话,不用爱的死去活来,唯独一句我爱你,我便掉进名为你爱情的无底洞,我心甘情愿爱你,你也爱我,真好。〔亚瑟语〕

[亚蒂的正确食用方式√]
      ⒈先把亚蒂洗干净,不洗也没有关系哦,不过洗洗亚蒂,亚蒂会更开心的(那里不对?)
      ⒉然后扑倒开吃吧!★(嘿!夕阳西下,那是我们那逝去的节操)

[吐花了怎么办?]
      亚瑟·柯克兰,一个正直青年期的大好青年社会公民,大早上起来竟然吐花了!这估计传到弗朗西斯那不免一顿爆笑。
      美丽的玫瑰绽放在了床角边,哦,天杀的,他知道自己喜欢谁,那个死蠢的米国人。
      “嘿!亚瑟!起床了哦!hero来叫你啦!★”
      此刻,亚瑟的心里好似飞过了一万只肥啾,有过热闹了。如果他有把枪,他就把这个烦人的米国人毙了。
      (不好!我还在吐花!)于是亚瑟二话不说抓起花往嘴里塞!(大不了我吃回去!)
【于是阿尔也吐起了花,他们互表心意后,成功在一起了hhhhhhhhhh】
――――――――――――――――――――――――
作为一名新人,在下表示这是在下第一次写一些我喜欢的东西并发表,如果你读了这一点关于在下的脑洞,那么谢谢你,如果在下那里写的不好也请指点,小学生文笔真心不怎么好。那么谢谢你的阅读。

有一天,阿尔中了老王家《还珠格格》的毒,刚见亚瑟往厨房走过去,伸了伸手,刚想阻止他,可还是让亚瑟进了厨房,无奈之下,只能扛起亚瑟,扔床上,干、了、个、爽(划掉),让他休息